当前位置:首页 > 徐州新闻 > 要闻 > 正文

让他们拥有一个温暖的家

2021-11-25  来源:中国徐州网-徐州日报  作者:  编辑:薛鹏
2021-11-25  中国徐州网-徐州日报
护士给没有自理能力的患者喂饭。
护士每天按时分发药品。

◎文/徐报融媒记者 甘晓妹 吴云

图/徐报融媒记者 周杰

“儿啊,妈妈这几年找你找得好苦,终于见到你了!你还认得妈妈不?”

“妈……妈……”

“孩子,今天就跟妈妈回家!”

“家?!”

11月18日,是流浪乞讨精神病患者“徐二八”在徐州市广慈医院生活的第721天。通过DNA比对,“徐二八”幸运地找到了亲人,成为第31个从广慈医院回家的留置患者,可以跟着妈妈回家了。

广慈医院位于新沂市,是徐州市民政局所属二级精神病专科医院。目前,尚有101名和“徐二八”一样的精神病患者在这里留置,依靠政府兜底保障和医院的减免帮扶生存。医院,成了他们离不开的“家”。

“这个家,得保住,咱还得再建一个‘家’。”59岁的广慈医院党总支书记、院长狄邦成,退休前还有一个大“心思”——探索精神障碍社区康复双向服务机制,为更多的“徐二八”们建更多的“家”。

入冬后气温骤降,广慈医院的患者早就换上了统一的服装。

“这衣服暖和,又能防止他们在病情发作时撕破衣服。”护士长武东莉低声细语,“病房里的桌椅板凳等所有设施设备,都是按照精神专科特点和要求精心设计的。”

午饭时间,餐厅里飘出了土豆烧鸡块的香味。护士们正在给不能自理的病人喂饭,刚刚吃饱的女孩“徐二一”又开始乱踢乱打,医护人员迅速上前干预,通过耐心的心理疏导控制住了她的冲动行为。

刚走进广慈医院的人,对这些名字都是一头雾水。

“流浪乞讨精神病人大多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,医院给他们起了名字,多用‘徐’和‘吴’两个姓氏,再加上一个编号。”狄邦成说,医院在接收病人的同时,会与公安等部门协调,为他们办理落户手续,让他们拥有了自己的身份和户籍。

“‘徐二一’五年前被徐州市救助站工作人员送到这里,当时看上去大约七八岁,但智商只有两岁幼儿的水平。她不允许别人与她住一个房间,经常自残或者攻击别人。这几年她是护士 ‘一把屎一把尿’带大的,洗澡、换衣服样样操心。” 武东莉掀开衣袖,露出右手腕上一条三四厘米长的伤疤说:“三个月前小姑娘来了初潮,又惊又慌。我帮她处理时,还被她抓伤了手。”

躺在床上输液的“吴四九”系癫痫导致的精神障碍。她已经在广慈医院生活十多年,因为癫痫频发,走路会发生摔倒摔伤情况。

“遇到这种情况,值班医生都会及时给她进行清创、缝合等处理。最近她病情反复,为避免摔伤,医护人员让她尽量卧床,需要下床的时候就扶着她走路。”长期医治、照顾精神病人的梁雪幻,已成长为一名全科医生。

在广慈医院,目前除了28名救助站送来的流浪乞讨精神病患者,还有73名“三无”(无生活来源、无法定赡养人、无劳动能力)等特殊困难病人。狄邦成算了一笔账:“这些患者每年的生活、医疗费用大约1000多万元,医院给予一定的减免救助,其余由政府埋单。”

这些无家可归的患者把广慈医院当成了恋恋不舍的“家”,把医护人员当成家人一样依赖。有的患者病情稳定后到亲戚家生活,因为想念医护人员自己又回来了。

一边尽心尽力提供治疗,一边千方百计帮患者找“家”,这是广慈医院忙碌的日常。医院与救助站建立了互通机制,通过报刊、寻亲网站、DNA及人脸比对等方法为他们寻亲。近几年已有31位患者找到了亲人,回到了自己的家中。

“徐二八”是个高高壮壮的男孩, 2019年11月27日由徐州市救助站送入广慈医院。当时他不知已经在外流浪多久,蓬头垢面、言语不清,无法与人正常交流。经过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和治疗,他很快长高长胖,精神状态也有了明显好转。

“浓眉大眼的小伙子,看上去才十几岁,父母可能也一直在找他吧?”医护人员对“徐二八”找家的事非常上心,时常与救助站沟通。最近终于传来了好消息,经过DNA比对找到了“徐二八”的父母。原来这孩子姓梁,是安徽萧县人,现在刚满18岁。

35岁的陈红(化名)来到广慈医院时,能够说出自己的姓名、年龄,但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。在医院治疗两年多后,病情慢慢有了起色。2013年4月的一天,她在电视里看到雅安地震的新闻,突然指着其中的一个画面说:“这里就是我的家!” 护理部主任纪海英又惊又喜,再三向她确认后,立即将这一信息提供给救助站和公安部门,两个月后果然在雅安找到了陈红的家。

“陈红回家的那一天,我们所有医护人员都红了眼眶。”纪海英依然记得那天的情景,“精神病人病情容易反复,会让医护人员有挫败感。如果帮助他们找到家人,真的特别欣慰。”

然而,能够回家的患者还是少数。他们中的多数人仍长期滞留在广慈医院,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心酸的故事或者一个无奈的家庭。很多患者入院登记上的信息,联系人都写着“村干”。

55岁的刘强(化名)已经在广慈医院生活7年了,因为疾病,他无法通过工作养活自己,家中也没有亲人能够照顾他, 80多岁的老母亲靠哥哥赡养。“村里的干部每个月来看望我一次,我在这儿过得很好,哪儿也不想去。”刘强清晰地对记者表达自己的心声。

有家难寻,有家难回,家对他们而言是多么沉重的一个话题。好在有医护人员努力给他们心灵抚慰,帮他们走出精神心理的泥沼。

“精神障碍治疗的最终目的,还是让患者回归家庭和社会,让他们过上正常的生活。”近两年来,狄邦成一直思考并探索一种新机制——精神障碍社区康复双向服务。

更何况,摆在面前最严峻、最现实的问题就是,广慈医院编制床位120张,实际开放已达200张,医院职工105人,专业技术人员严重不足,全院超负荷运行,而医院外还有一些精神障碍救助对象需要接受救治。

“让病情稳定的患者走出医院,接受康复训练,成为精神障碍患者回归家庭和社会的重要中间环节,这是回‘家’路上的重要桥梁和枢纽。” 狄邦成在社区康复方面已经做了深入研究并形成论文。

所谓精神障碍社区康复双向服务,是指精神障碍患者社区康复期间,广慈医院与当地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建立对口帮扶、双向转诊制度。在开展好院内康复的同时,对社区康复提供专业技术指导,形成医疗机构与社区康复无缝衔接,为精神障碍患者康复后回归家庭和社会打下良好基础。

社区康复中心要建成什么样?广慈医院在院内打造了一个500平方米的精神障碍社区康复服务示范区,配置了音乐治疗、沙盘治疗、心理CT、康复健身器材等设施设备。病情稳定的出院及居家管理精神障碍患者,可以在这里接受康复护理、心理疏导、家居生活、人际交往等方面的精神康复服务。目前已为500余名精神障碍患者提供了康复服务,15名患者恢复社会功能,实现正常生活、就业。

其中有一对李氏兄弟,父母均患有精神分裂症早年双亡。由于遗传因素,兄弟俩也先后患上了精神分裂症,他们发病时在村上打人骂人、撬门砸锁,闹得全村鸡犬不宁。狄邦成将兄弟俩接到医院,拟订了详备的治疗和康复方案。半年后,兄弟俩病情逐渐好转,老大病情稳定后出院,找了自食其力的一份工作,正式融入社会,老二继续在医院康复治疗。

“江苏省民政厅2019年以来两次到苏北调研,对我们精神障碍社区康复这种模式表示赞赏。”狄邦成表示,他们准备进一步完善这种模式,并积极动员社会各方力量,建立覆盖范围广、康复训练功能齐全的精神障碍康复模式,减轻患者家庭负担,补齐精神卫生康复体系短板,为精神障碍患者构建一个无形而又稳固的“家”。

新闻爆料:0516-82345678  商务合作:0516-85792397 13775881757

版权声明: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、彭城晚报、都市晨报、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,受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的保护,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。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,如擅自转载、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,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。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!